香港风波触发者决定赴台“自首” 林郑月娥回应

作者︰ 時間︰2019-10-25 08:53:31 來源︰人民日報 瀏覽︰164 次

    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闊步前進

    ——中國法學會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全面依法治國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論壇發言摘編

    《人民日報》(2019年10月24日  19 版)

    編者按︰10月11日,中國法學會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全面依法治國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論壇在京舉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國法學會會長王晨出席論壇並作主旨演講。中國法學會黨組書記、常務副會長陳訓秋主持論壇開幕式。10月24日,人民日報整版刊發了論壇發言摘編,全文如下︰

     

    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

    中國法學會副會長、全國人大監察和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徐顯明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在理論研究中具有時代性特點、原創性本質和基礎性地位,對中國法治具有統領性的重大意義。這一概念對于中國法治建設和法學理論創新,具有五個方面的重大推動作用。

    第一,這一概念的提出標志著中國法治建設進入了一個新的歷史時期。黨的十五大報告提出“到2010年形成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該時期中國法治發展的重心是以立法為主。隨著2011年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形成,中國法治建設的重點轉向哪里?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法治建設的重點已經從“以立法為重心”轉向了“以法律實施為重心”為主。這個重心的轉變能夠提煉出一個時代性概念,這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

    第二,這一概念為全面依法治國提供了總抓手。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決定中第一次使用法治體系的概念,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對全面依法治國總目標做了系統闡述,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是終極目標,實現這一目標之前,我們先要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因此,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既是目標,又成為總抓手,進而黨中央加強了對全面依法治國的頂層設計。正因為有了這個體系,才有了“三個共同推進”和“三個一體建設”。

    第三,這一概念為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提供了軌道和平台。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是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這個概念的提出為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提供了軌道和平台,離開這個軌道和平台也就無法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

    第四,這一概念是依法治國和依規治黨相統一的橋梁。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提出依法治國和依規治黨有機統一。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本身就蘊含著依法治國和依規治黨的統一。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治國必先治黨,治黨務必從嚴。因此,依法治國和依規治黨相統一成為中國法治最鮮明的特色,辦好中國的事情關鍵在黨,治好黨就能治好國,因此依法治國和依規治黨必須統一。

    第五,這一概念對中國法學理論創新具有重大的推動作用。當前法學理論中多數術語來自西方,中國的近代化伴隨著中國法治的近代化,這個近代化是從翻譯西方的術語開始的。今天我們要建立自己的學術體系、學科體系和話語體系。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這一概念的產生為我們做了最好的示範,要形成中國的話語體系必須從中國的實際出發,總結中國的法治實踐,然後把它上升為理論。因此,這一概念成為改革開放40年以來最有價值的法學基本範疇,對推動形成我們自己的學術體系、學科體系和話語體系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

    加強黨對全面依法治國的領導

    中國法學會學術委員會副主任,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法學研究所研究員 李 林

    黨的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之魂,是社會主義法治和全面依法治國最根本的保證。加強黨對全面依法治國的領導,要做到“六個必須”。

    一是必須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堅持以習近平總書記全面依法治國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作為深化全面依法治國實踐的行動指南和根本遵循。習近平總書記全面依法治國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是馬克思主義法治思想中國化的最新成果,是新時代全面依法治國的思想引領、行動指南和根本遵循,必須長期堅持、不斷豐富發展。

    二是必須處理好黨和法的關系,處理好政策和法律的關系。黨和法的關系是全面依法治國的一個根本問題。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法治是一致的,社會主義法治必須堅持黨的領導,黨的領導必須依靠社會主義法治。與此同時,我們還要處理好黨的政策和法律的關系,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都是人民根本意志的反映,兩者在本質上是一致的、在價值上是統一的、在功能上是相輔相成的。

    三是必須正確理解和處理黨政關系。黨政關系既是重大理論問題,也是重大實踐問題。中國共產黨作為執政黨,“執”的就是“政”。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只有黨政分工,沒有黨政分開;只有黨政配合、黨政合作。要按照黨中央的決策部署,扎實深入推進黨和國家機構改革,在憲法框架下和法治軌道上,把依法治國基本方略同依法執政基本方式統一起來,把黨總攬全局、協調各方同人大、政府、政協、監察機關、審判機關、檢察機關依法依章程履行職能、開展工作統一起來。

    四是必須把堅持黨的領導、人民當家做主、依法治國三者有機統一起來。黨的領導是人民當家作主和依法治國的根本保證,人民當家作主是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本質特征,依法治國是黨領導人民治理國家的基本方式,三者統一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建設的偉大實踐。

    五是必須把黨的領導貫徹到社會主義法治建設全過程,落實到推進全面依法治國的各方面。一方面,要堅持黨總攬全局、協調各方的領導核心作用,統籌依法治國各領域工作,確保黨的主張和部署貫徹到依法治國全過程和各方面。另一方面,要改善黨對依法治國的領導,不斷提高黨領導全面依法治國的能力和水平。

    六是必須堅持和加強黨中央對法治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充分發揮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集中統一領導的重要作用,加強對全面依法治國的頂層設計、總體布局、統籌協調、整體推進和督促落實,做好全面依法治國重大問題的運籌謀劃、科學決策,實現集中領導、高效決策、統一部署,統籌整合各方面資源和力量推進全面依法治國,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深化改革、全面從嚴治黨提供長期穩定的法治保障。

    堅持處理好全面依法治國的辯證關系

    中國法學會學術委員會委員,南京師範大學中國法治現代化研究院院長、法學院教授 公丕祥

    在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的重要講話中,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全面依法治國必須正確處理政治和法治、改革和法治、依法治國和以德治國、依法治國和依規治黨的關系。這為我們深刻認識全面依法治國的辯證關系提供了根本遵循。

    首先,要處理好政治和法治的關系。習近平總書記深刻指出︰“法治當中有政治,沒有脫離政治的法治。”中國共產黨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堅強領導核心,在整個國家和社會生活中處于全面領導地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的核心要義之一,就是堅持黨的領導。黨的領導和全面依法治國是高度統一的。在全面依法治國的各個領域、各個方面自覺堅持黨的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事業的最大政治優勢所在,是新時代法治中國開拓前進的根本政治保證。

    其次,要處理好改革和法治的關系。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改革和法治如鳥之兩翼、車之兩輪,要堅持在法治下推進改革,在改革中完善法治。正確處理好改革與法治之間的辯證關系,應把握好以下具體要求︰一是重大改革于法有據,需要修改法律的可以先修改法律,先立後破、有序進行;二是有的重要改革舉措,需要得到法律授權的,要按照法律程序進行;三是改革措施與現行法律有沖突,或者需要通過立法加以規範的,可以先行組織研究論證,待法律修改後再推進;四是對于現行法律規定完善且具有可操作性,但實踐中沒有遵循法律規定另搞一套的,必須嚴格按照法律規定,堅決予以糾正;五是對于不需要通過立法修改法律,屬于內部工作機制改革的,應當大膽探索,積極推進。

    第三,要處理好依法治國和以德治國的關系。歷史與現實充分表明,“法安天下,德潤人心。”在全面依法治國的新時代,要堅持依法治國和以德治國相結合,實現法治和德治相輔相成、相得益彰。這既是歷史經驗的總結,也是對治國理政規律的深刻把握。

    第四,要處理好依法治國和依規治黨的關系。堅持依法治國與依規治黨統籌推進、一體建設,這深刻反映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發展的內在機理。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發揮依法治國和依規治黨的互補性作用,確保黨既依據憲法法律治國理政,又依據黨內法規管黨治黨、從嚴治黨。這為加強新時代黨內法規制度建設、堅持依法治國與依規治黨有機統一、推進國家治理現代化提供了行動指南。

    堅持依法治國和依規治黨有機統一

    中共中央辦公廳法規局研究室主任 張 禹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依法治國和依規治黨有機統一”,這是一個重大政治論斷、重大理論創新和重大現實課題。深刻把握其科學內涵和精神實質,對于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全面加強新時代國家法治建設和黨內法規建設,具有重要意義。

    依法治國和依規治黨有機統一,是“四個全面”戰略布局在全面依法治國和全面從嚴治黨兩個維度的重要體現,是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的必然要求。

    “依法治國和依規治黨有機統一”重大論斷深刻揭示了依法治國和依規治黨在本質上是統一的,具有同源、同質、同向的特征,而不是相互隔絕或者相互對立的,也不存在孰高孰低的問題。這可以從三個方面來理解。

    一是二者有機統一于黨的領導。依法治國和依規治黨都是黨作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領導核心對黨和國家進行治理的重要方式。黨的領導是依法治國和依規治黨有機統一的政治基礎。無論依法治國,還是依規治黨,都必須毫不動搖堅持黨的領導,這是依法治國和依規治黨的共同政治取向。黨的領導越堅強有力,依法治國和依規治黨有機統一的實現程度就越高。

    二是二者有機統一于依法執政。依法執政是黨治國理政的基本方式。依法執政,既要求黨依據憲法法律治國理政,也要求黨依據黨內法規管黨治黨。這就將依規治黨和依法治國一道確立為依法執政的重要內容,使依法執政的內涵外延大大拓展,更加契合我們黨總攬全局、協調各方的領導核心地位,也更加適應新時代增強依法執政本領、提高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能力的要求。

    三是二者有機統一于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國家治理體系是在黨領導下管理國家的制度體系,國家治理能力則是運用國家制度管理社會各方面事務的能力。這一重要論述,深刻闡明了制度建設與國家治理現代化的內在一致性。國家治理體系中最重要的兩大構成,就是國家法律體系和黨內法規體系。國家治理能力中最重要的兩大構成,就是依法治國的能力和依規治黨的能力。因此,依法治國和依規治黨都是國家治理現代化的客觀要求和必然選擇,依法治國和依規治黨的實現程度是衡量國家治理現代化程度的重要指標。

    加強涉外法治專業人才培養

    中國法學會副會長、中國國際法學會會長、中國政法大學教授 黃 進

    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我國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我國企業和公民也越來越多走向世界。

    在應對大變局、參與全球治理、走向世界的過程中,我國急需加強涉外法治建設,急需加快涉外法治工作戰略布局,急需一大批通曉國際法律規則、善于處理涉外法律事務的涉外法治專業人才,以保障和服務高水平的對外開放。涉外法治人才培養在涉外法治建設中具有基礎性、戰略性、先導性的地位和作用。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全面依法治國是一個系統工程,法治人才培養是其重要組成部分,高校作為法治人才培養的第一陣地,要加強涉外法治專業人才培養。我就加強涉外法治專業人才培養提出如下意見和建議︰

    第一,完善法學學科體系,健全國際法學科體系,將國際法學確立為法學門類下的一級學科。為滿足我國培養涉外法治人才的迫切需求,有必要把國際法學升格為法學門類下的一級學科,在法學門類下形成法學(以國內法學為主)和國際法學兩個一級學科。

    第二,在完善法學學科體系、健全國際法學科體系的基礎上,設置涉外法學專業或者說國際法學專業。恢復和增加設立國際公法、國際私法、國際經濟法、國際商法、國際刑法等碩士、博士學位授權點,專門培養涉外法治人才。

    第三,各政法院校根據自身學科專業實力、辦學特色和區位優勢,各有側重地確定不同的涉外法治人才培養功能定位,走差異化、特色化發展道路。

    第四,調整、優化涉外法治人才培養方案,在夯實法學生法學知識理論基礎上,建立跨學科人才培養模式,不僅增設國際法課程,而且強化外語、國際政治、國際經貿、跨文化交流等課程,加強法律、外語、經貿復合型涉外法治人才培養;積極探索“國內—海外合作培養”機制,拓寬與世界上高水平大學合作交流渠道,加強中外聯合辦學,積極推進教師互派、學生互換、課程互通、學分互認和學位互授聯授等實質性合作。

    第五,建立政法院校與涉外政府部門、涉外司法機關、涉外企業、涉外法律服務機構等實務部門聯合培養涉外法治人才的協同工作機制,將涉外實際工作部門的優質實踐教學資源引進政法院校,強化實踐教學。建立切實有效的激勵機制,安排從事法學教育和法學研究的專家學者到涉外法治實際工作部門掛職或者研修,從事涉外法治實際工作的專家到政法院校實質性參與涉外法治人才培養。有計劃地持續支持我國大學生和研究生到國際組織實習實踐。

    第六,加大針對外國的留學生、青年法學法律工作者、企業法務人員、立法執法司法官員的中國法和國際法教育與培訓力度,培養知華、親華、友華的法學法律界友人,不斷擴大我國在世界法學法律界的朋友圈。

    打造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示範城市

    深圳市法學會會長,深圳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 余新國

    今年8月18日,中央公布《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明確把“法治城市示範”作為五大戰略定位之一。這是深圳法治建設的重大歷史機遇和里程碑大事,為新時代深圳法治建設提供了遵循、指明了方向。

    自1980年全國人大常委會批準設立深圳經濟特區以來,深圳堅持在法治下推進改革、在改革中完善法治,成就了特區發展的一次又一次飛躍,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跡。站在新的歷史起點,深圳市委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貫徹落實《意見》精神,召開了六屆十二次全會,對打造“法治城市示範”作了安排。我們將緊緊圍繞《意見》中“五個率先”的重點任務,按照中央及省、市的要求,用足用好特區立法權和較大的市立法權,充分發揮法治先行示範作用,奮力打造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示範城市。

    第一,在強化法治驅動上作示範,推動率先建設體現高質量發展要求的現代化經濟體系。用法治規範政府和市場邊界,進一步推進自貿區、營商環境、城市管理和新興領域等立法,完善知識產權案件管轄和審判機制,完善產權平等保護制度,鼓勵和保護科技創新,為高質量發展提供法治保障。加強粵港澳大灣區司法合作和法學交流,深化深港澳法律服務合作,深入開展司法合作交流,推動建立粵港澳法治領域協調機制,建立國際法律服務和糾紛解決中心。

    第二,在強化法治規範上作示範,推動率先營造彰顯公平正義的民主法治環境。進一步擴大市民有序參與政治的途徑,探索非戶籍人口就地參與基層選舉和社區治理。暢通市民監督社會事務的渠道,讓市民成為法治建設的知情者、參與者、監督者、受益者。加快推進法治政府建設,營造國際一流法治化營商環境,深化放管服改革,厘清政府與市場的邊界,在許可清單、責任清單和負面清單上下功夫。

    第三,在強化法治涵養上作示範,推動率先塑造展現社會主義文化繁榮興盛的現代城市文明。推動把文明的軟要求變成硬規則,以法為“鞭”,懲戒不文明行為;以法為“燈”,鼓勵文明行為;以法為“盾”,保護文明行為。

    第四,在強化法治引領上作示範,推動率先形成共建共治共享共同富裕的民生發展格局。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注重加強就業、教育醫療、社會保障等民生領域法治建設,積極解決市民群眾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利益問題,讓全體深圳市民共享改革發展成果。

    第五,在強化法治保障上作示範,推動率先打造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美麗中國典範。推進生態環境執法改革,構建以綠色發展為導向的生態文明評價考核體系,實施違法企業“黑名單”制度,健全環境公益訴訟制度,完善投訴舉報反饋機制。